砀山县公安局:听风

    发布时间:2018-09-29| 新闻来源: 宿州市公安局| 点击率:    

    政治处  崔凤田

     

    “风好大,呼呼地”,妻唤醒了似醒非醒的我说,“你听-----”。

     

    首先传入我耳鼓的是屋瓦咬的“咔咔”的声响,并伴有瓦屑的滚落声,隐隐约约的。我侧耳谛听,辨别着这风的方向。

     

    “呼--------

     

    这风由远而近、由近而远,时而极响、时而极弱。这风,像排开的一种姿势,呼啸向前。它不是腾地而起的一阵旋风,一会儿就消失了。它,如喘息、如海啸、如万马奔腾、如武士舞动的大锤、如露天剧场散场时的骚动----偶或“咔嚓”一声,那是奈不得风的朽枝,抑或是表面活鲜鲜的而内里却被虫蛀空了的黑心的枝柯,从高处跌落的惨叫------

     

    我仿佛看见,荒原上枯黄的茅草被风吹折的、惊疑不安,被风吹倒的、抖抖索索。马路上暗黄的灰尘慌慌张张,为无处躲藏而凄厉的哭丧,场地上黄色的纸片,不能为自己肆无忌惮而哀号----惊慌失措、乱作一团,只得无可奈何地跌落在深凹----

     

    我知道,我门前的那丛翠竹,此时该是怎样的鞠躬折腰,我知道,我门前的那树梅花,此时该是怎样的朗声大笑,我知道,明朝了,风停了,我见到的是:树枝如修、马路如洗、场地如拭,天空该又是像大海般地湛蓝。

     

    这扫净环宇的风,一年,他能来几度几朝。

     

    “你怎么不回答我的话”,妻不高兴地说。

     

    “嗯,这风真好,我为他骄傲,他没有春风的娇媚,没有夏风的造作,没有秋风的粗暴。他骁勇,理智而又毫不矜持。”

     

    “呼------”,风,澎湃着---

     

    妻进入了梦乡,---我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