砀山县公安局:又逢正月元宵时

    发布时间:2018-03-07| 新闻来源: 宿州市公安局| 点击率:    

    政治处  田玲

     

        一年又一年,又逢正月元宵节,满街的节日气氛又活跃起来。那些卖手工元宵的、灯笼的、烟花爆竹的摊贩,又开始热火朝天地叫卖,每个摊子前面也总是围着不少的大人和孩子,看着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挑选着自己喜欢的灯笼,我的心头犹如被一道闪电击过,记忆的闸门突然喷涌而出,我仿佛又重回到孩提时代,那些难忘的记忆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元宵节晚上,我手托面灯,跟在哥哥的后面去与伙伴们比灯……

     

        五岁那年,奶奶还健在人世,我特别喜欢粘着奶奶,因为奶奶心灵手巧,不仅会给我和哥哥做衣服和好吃的,还会做面灯。奶奶做的面灯小巧玲珑,她蒸的面灯说什么就像什么,惟妙惟肖。前后邻居都喜欢让奶奶做面灯,奶奶也总是乐意为大家伙儿做面灯。每年的元宵节,我都会手捧奶奶给我做的面灯,出去和小伙伴们比赛,我们比谁的灯燃的时间最长,比灯熄灭后,看谁的蜡油留存的形状最好看。比完之后,大家三五成群,捉迷藏,放焰火,玩累了,我们就坐在村子里的大牛车上,开始听“鬼子”爷爷讲故事,他每次都讲元宵节鬼吹灯的故事,吓得好多小伙伴都不敢出声,唯独我,每次都笑的前仰后合。因此,“鬼子”爷爷也总是问我:“丫头,你咋不害怕呢?”于是,我就大声地趴在他的耳边说:“这都是你瞎编的,世界上根本没有鬼,你是哄人的!”鬼子爷爷说我这个丫头真是胆大!而今,鬼子爷爷也早已离开了我们,想想我也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再听到那吓人的鬼故事了。

     

        小时候,过元宵节真的很热闹,村里还会举行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活动,比如玩旱船。参加演出的人员都是村里人,年长的扮演艄公,会说话的二婶扮演新媳妇,化的妆容也很夸张,她一个人坐在旱船里,左摆右晃,那时候我竟然天真地认为,二婶会晕船,后来才知道,那是杞人忧天,因为二婶只是在演戏;还有堂哥扮演地主的傻儿子,他头戴一顶地主帽,手里拿只喜鹊,在村委会的院子里跑来跑去,傻不拉唧地向众人瞎咋呼,被大家取笑;再有就是踩高跷的唐僧师徒四人,因为踩高跷的人对技巧不熟练,扮演猪八戒的大西瓜叔摔了很多跟头,倒是扮演孙悟空的劳动叔,还算马马虎虎,不过乡亲们看了之后特别高兴,在八十年代的农村,这恐怕是村民最好的娱乐活动了。

     

        再后来,我的灯笼变成了大公鸡的纸灯笼,塑料的红灯笼,元宵节晚上,再也不出去与伙伴们比灯笼,只窝在家里看电视;再后来,我的孩子挑起了电动灯笼,会唱歌的灯笼,元宵节晚上,我们去看万紫千红、变幻多姿、光怪陆离的灯展;再到后来,我和孩子都不再去迷恋灯笼,只待在家里看元宵晚会。岁月荏苒,时光变迁,那些留有老传统的元宵印记似乎一去不复返了,但是每当这个时候,却总会睹物思人,触景生情。每每想到那些难忘的事儿,心头也总会觉得幸福甜蜜。

     

        又是正月元宵时,五颜六色的烟花绽放在浩渺的天空,尽管只是万千烟火中的几朵,却也点缀了这个璀璨的夜空。站在十七层的高楼远眺,五彩缤纷的灯光环绕着小城,遥望那熟悉的村庄,视线里依稀还能捕捉到那几道闪烁的光芒,耳边似乎又传来那熟悉的欢笑,记忆的闸门都封存在那元宵节的记忆中,印象中的永恒都定格在那美丽的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