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县公安局:值班夜随想

    发布时间:2017-11-06| 新闻来源: 宿州市公安局| 点击率:    

    萧县公安局看守所:孟伟

     

    昨夜未眠。

     

    记忆中第一次和病痛零距离接触,第一次认真的思考生老病死的问题……

     

    由于16号早上交接班时庆亮所长反映一监区电视不能正常播放。恰巧16号当天有扶贫任务,从新庄镇扶贫回到单位后已到下午五点,我在检查监区电视线路时不小心摔了一下,左腰部有点擦伤,当时也没当回事。近期由于十九大安保工作劳碌没有休息,加之天气变冷有些受凉,腰部愈发的疼了。昨晚去监区值班,感觉随着走路左腰部疼痛厉害,走路有些困难了,阵阵疼痛、寒凉刺骨。

     

    躺在值班室的床上,仰卧、侧卧、俯卧都是难受,翻身也是阵阵疼痛……思绪起伏,我不禁想起105日中秋节刚过,父亲由于去年得过脑梗,近期感觉身体不适,手脚麻木走路不稳。得知消息我和哥哥赶紧带他去徐州二院检查,由于我值班先由哥哥嫂子带父亲去徐州二院做血液、颈动脉彩超、核磁共振等各项检查。检查、拿化验报告来回几天的时间,107日我抽时间陪父亲去二院拿核磁共振报告,医生看过各项检查认为不需要住院治疗。我们的意思是让父亲住一段时间院,父亲看到我假期也要值班,马上国庆节过去哥哥也要上班,坚持不住院,在医院开了些药回家了。

     

    此刻,我正经历着病痛的折磨,我深深领会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他是不愿意拖累儿女,不愿意耽误我们的工作……检查花了几千块钱,父亲嫌贵,说我工资低还得养家糊口,这次听父亲说这些,我没觉得烦,真的!作为子女我为父母做了些什么呢?有时回老家看望父母都要有计划、凑时间、讲效率,在押人员病了我们要组织足够警力全程戒护,给他们挂号、检查、拿药,自己家人病了甚至都没时间陪同就医。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自从穿上这身警服,一直努力践行做警察的宗旨,一直努力坚持自己的职业操守,一直努力做一名好警察,但是我却没有尽到做儿子、做丈夫、做爸爸的责任,没有做到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爸爸……,此刻脑海里全是父亲满头的白发和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父亲略微弯曲的背影,不觉间两行眼泪流满脸庞。

     

    读书上学,结婚生子,从少年不识愁滋味,到为柴米油盐忙碌的一家之主,恍恍惚惚几十年,总被生活催着、赶着。步入中年的我们,上有老下有小,在家是一家之主,承担着家庭的重担;在单位基本都是骨干,承担着工作的重任。一切都太匆匆,一天的时间很短,来不及拥抱清晨就面临黄昏;一年的时间很短,短到未好好感受春夏就要迎接秋冬;一生的时间很短,短到未享受青春就要面对迟暮,我们总是经历的太快,而领悟的太迟。我们唯有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好好生活,认真工作,以慰自己,以报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