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与蓝

    发布时间:2017-10-10| 新闻来源: 宿州市公安局| 点击率:    

        白驹过隙,转眼已经到了“三十而立”的下一年,在这个年龄回首过去,虽算不得从容淡定,却也已经颇有收获。有人让我给这31年的岁月涂上颜色,我想了一下:25岁之前用红色,25岁以后用蓝色。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红楼梦》中对贾宝玉的这段点评亦是我25岁之前的缩影,小时候读书不用功,长大了追求个性,大学毕业以后放弃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办公室工作而做了一名整日东奔西走的摄影记者。那个时候的我喜欢热烈与刺激,生活和工作在我看来就应该像身体里流淌的血液一样鲜红、明媚,而新闻记者满足了我对新鲜事物的欲望。在记者行业的三年时光里,我既有享受的刺激,也有感受的压力,有做过成功新闻的骄傲,也有过写不出东西的惭愧。工作和上学不一样,不能偷懒,更不能退缩,这是我那个时候最深的感悟,感谢我的第一份工作让我明白人生的不易和努力的意义,正是那几年“横冲直撞”的碰壁让我开始慢慢领悟生活的真谛。2012年,25岁的我离开“照相机”,参加了招警考试,那一年,我成了一名人民警察。
      忘不了集训时头顶烈日站警姿时脸颊滑落的汗滴,忘不了宣誓入警时紧握右拳激动兴奋的呐喊,忘不了第一次穿上警服时反复照镜的雀跃……那种激动和兴奋,那种光荣与骄傲,和以前工作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我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责任、一份担当。公安工作和摄影不一样,一次失误往往付出的就是血的代价,所以我必须加倍用心和努力。有人问我:当警察之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成熟。警营的磨炼使我更稳重和坚韧,做事情不再像过去那样凭着一腔热血和三分钟热度,因为我知道我的每一项工作、每一个任务都关乎群众的安危和社会的稳定,容不得半点马虎。当手中的照相机变成真枪实弹,身体中那片炽烈的红色也开始变得平缓而稳定,慢慢凝结成和警服一般的色彩,蓝得明媚、蓝得纯粹、蓝得温暖。
      如果张扬的红色,不羁的青春终要被这一抹藏蓝取代,那就让头顶的国徽吹响我再次出发的号角,像战士披上了铠甲,像鸟儿插上了翅膀,像阳光照进了心底,我已经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