埇桥分局:无梦到绩溪

    发布时间:2017-07-14| 新闻来源: 宿州市公安局| 点击率:    

    ---张肖灵


    绩溪是镶嵌在黄山山麓上的一颗璀璨明珠,在繁花似锦的季节,我们一行数人来到向往已久的绩溪,尽情饱览这皖南的崇山峻岭。这里群山墨绿含黛,山间清泉潺潺,蔚蓝的天空中朵朵白云飘在山峦的顶处,满谷的翠绿勾勒出锦绣多姿的山川,绩溪绚丽风光和星罗棋布的历史文化遗迹充盈着我的视线,如同沉醉在梦境,清风摇曳的山林,扯着眷念的心灵。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记载着徽文化形成和发展的印迹,记录着绩溪绚丽的流年。森林的覆盖和河流的交织使绩溪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和厚重的历史文化互为映衬。

     

    几天的采风,让我尽情地行游在绩溪的山水之间,感受着大自然的恩赐,沐浴着儒家文化和徽文化的熏陶,不经意间绩溪的品味就在心中升华了。

     

    做为远居在皖北平原上的安徽人,由于种种原因,消磨了我怀古的幽情,对耳熟能详的徽文化发源地的绩溪,已无暇顾及,更别说对绩溪历史深处的徽商文化,在我心中已完全隐迹潜踪。进入皖南采风,绩溪才在我脑海中浮出。我仿佛是要偿还一笔积欠若干年的情债,念念不忘去寻找当年徽商古道上的足迹。或许我的拳拳之心感动了上苍,多日的阴雨天在我准备出行时居然阳光灿烂起来。与同行的张炳辉仁兄一起游龙川、登鄣山、走仁里、寻古道、品徽菜,这时的我大部分时间是沉默的,我的心莫名惶恐着,似深闺待嫁少女不知夫婿音容的惶恐,是游子年老归来近乡情更怯的惶恐,我怕现实中的绩溪会打破我的梦。可是绩溪啊,我的惶恐阻止不了我对徽岭、徽溪、大徽村这徽之源的思念,绩溪,我来了。我踏上崎岖的山路,众多的山峰像一位位淡定的君子,让我们这些红尘来客自我喧哗,依然不媚不俗地任山风吹拂着,流失的岁月被他吹拂过,历史的血痕他吹拂过,面对着绩溪这一座座的山峰和茂密的山林,我在想这些历尽沧桑生命的顽强。几分壮观、几分巍峨、几分恢宏,给人们以坚韧、挺拔和力量。

     

    走近绩溪,如入“百里花园”。那古风习习的村落阡巷、马头墙下那岁月悠悠,恢宏的古祠旁边,捏一把黑泥土,能溢出千年文化,垂垂的黑墙上,剥落一层灰垢,能闻透百载史香,寂静的山野里,踏一块青石板,能溅起亘古的历史记忆。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历经数百年锤炼造化,曾滋养出一朵璀璨的徽文化奇葩。绩溪的泉水涓涓,青山起伏,我和思念一起走入了一幅画,一幅永恒的山水画。若干年的梦境和这幅画映衬着,对比着,渐渐重叠了。绩溪,你是安徽人的骄傲。

     

    千古的山野之风徐徐而来,我的真诚终于让我和绩溪相视一笑,我们的灵魂在无声中融合。踏足离开仁里,离开这里的徽商古道时,恋恋不舍的我久久徘徊着,不忍心向它挥别。虽然岁月不能在我面前重演,沉思的我,思绪只能在自己的思路中默默攀援,沿着时间的绳索,慢慢地靠近那徽山、徽水、徽文化,但我还是依稀看见了徽商古道马帮的情景,那马帮的铃声或许淹没在林涛中,或许回旋在深深的山谷里,或许隐逸在弯曲的徽商古道上。虽然徽商古道的马帮远离我们千余年,可往事还活着,徽山还巍峨挺拔着,潺潺的徽溪还经流不息的流淌着,不朽的徽文化还在传承着,发扬光大着。

     

    绩溪自然景观的优美、历史文化的厚重、民风的淳朴,着实让我陶醉。离开绩溪时,我回眸这座青山绿水的千年古镇,默默地许诺,我一定还会再来绩溪的,还会相约在这青山绿水之中。

     

    我,在绩溪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