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州埇桥公安特警暴力执法 威胁恐吓
  • 来信日期:2018-03-31 处理状态:完成

     

       ???2018年3月30日傍晚在宿州第一初级中学北门门口,一名未穿制服自称是埇桥公安局特警的“人民警察” 对我弟弟(孙禹豪)当时并未参加任何打架斗殴的情况下说要例行盘查,且刚开始并没有出示任何效证件未穿没有出示任警服,要求我弟弟回警局配合执法,态度恶劣蛮横,在不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我拒绝他将我弟弟带走。之后我拿手机开始录像,他才将同行人员递过来的警服迅速穿上,拿出警官证。然后声称自己是便衣执法。因为孙禹豪未带身份证,他要求把孙禹豪强行带回警局,我们当时除了我弟弟全部都带了身份证,孙禹豪完全可以报出身份证号然后他在自带的通讯设备上查询核实,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在学校门口要强行扭送一个未满18岁当时未参加任何打架斗殴的未成年人回警局,当我开始拿手机录像他立刻改变嘴脸一句话不说,才要求我弟弟报出证件号码,在通讯设备上予以核实。在做好纸质记录之后,我报出我的家庭住址以及工作单位以后,该名“警察”说:“你等着吧,我会去你公司查消防,营业执照的”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句话是该名警察对我变相的威胁?且我不明白检查消防,营业执照是否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当我拿起手机重复一遍他说的话之后,问他是否在他职责范围之内,他只说了一句“联合执法你懂不懂?”并对我的同行人员问询单位以及上级领导,并对他说:“我会与你领导联系”。同行人员同为特警。在未违规违纪的情况下,我不知道“我会与你领导联系”这句话含有什么样的意思。 ?我深知配合民警调查是我们的义务,但是在未穿警服未亮证件的情况下,我们是否有权利拒绝让他把我弟弟带走。在未成年人没带身份证的情况下是否不能在通讯设备上予以核实,一定要把一个孩子扭送到警局? 我只想知道我投诉是否有用,处理结果有无回执,是否是正式干警,以及他的警号,姓名。

     


    安徽公安网  宿州

    满意度: 满意